CP:櫻相

未經允許請勿轉載

 

 

 

      「吶,小翔。」在秘密嵐錄影結束後,相葉神色複雜地叫住了正在收拾東西的櫻井,似乎有些重要的事情不得不說。
  
  「怎麼了?」察覺到相葉有些慎重的表情,櫻井也認真的回應他,心裡疑惑著對方想說什麼。
  
  當看到櫻井認真的眼神,相葉不禁緊張得支支吾吾起來,忐忑不安的將手指絞來絞去,「那個、嗯…就是…」
  
  「嗯?」耐心的等待相葉開口,此時櫻井注意到相葉的衣服都濕透了,頸項上佈滿汗珠,一定是剛才吃的火鍋太辣的關係,他體貼地用手上的毛巾替對方擦汗,「你看你,滿身是汗,不擦乾很容易會感冒。」
  
  相葉悶聲不響,任由櫻井的舉動,頃刻忍不住開口,「小翔你是不是很討厭我在你和朋友吃飯時加入?」
  
  「哈?」當下一頭霧水,替相葉擦汗的手戛然而止,對於相葉的話感到無所適從。他將自己剛才的話當真才這樣問?他不是明白這全然是節目效果?
  
  勾起道苦澀的微笑,脫去濕透的衣服然後快速地換上另一件衣服,相葉搔了搔腦袋道:「我太沒禮貌了吧?抱歉造成你的困擾喔…」
  
  「不,相葉醬這件事——」櫻井嘆了口氣,開始為自己辯解起來,正當他欲向相葉說清楚之際,經理人的聲音卻不合時宜的響起。
  
  「相葉君你還在磨蹭什麼,現在要去接受雜誌的採訪了。」
  
  「喔,我知道了。」回應了經理人,相葉轉頭再望向櫻井,「那…小翔我先走囉。」
  
  「等、等一下…」縱使欲挽留相葉不過對方已跨出步伐,徒留櫻井一人朝門口維持著一隻手懸空的畫面,「怎麼不聽人解釋啊…」
  
  櫻井就這樣遺憾地被相葉誤會了,其實他想說他一點也不介意,只是純粹用這件事製造氣氛而已,不過想不到會被相葉徹底誤會,明明他只是嫉妒那些朋友和相葉不消一會便高興的談笑風生,遺忘了他的存在。
  
  拜託,相葉雅紀你是真的不知道還是裝的?
  
  
  *
  
  
  本來沉默的在打電動的相葉莫名其妙地突然憶起關於之前和櫻井說的事情,思緒漸漸因這件事而變得心亂如麻,「NINO,問你一件事情喔。」
  
  「說。」眼也沒抬二宮依然盯著電動螢幕。
  
  「如果我在你和朋友吃飯時突然加入,你會生氣嗎?」
  
  「是你的話會生氣,其他人就不會。」
  
  「欸…果然是會生氣呢。」相葉垂著腦袋,對二宮的話不疑有他,一臉惆悵的失意起來。
  
  「所以你很在意翔桑在番組上說的這件事?」挑了挑眉二宮認為相葉的理解能力實在太差,他沒好氣地問。
  
  「嗯…」點了點頭相葉顯得失落。
  
  翻了個白眼,二宮壓抑住心裡的怒氣,盡量保持平心靜氣,「拜託,他不是那樣小氣的人,怎會為了這種雞毛蒜皮的事情而生氣?」
  
  所以說相葉雅紀這人很愛挑戰別人的極限。
  
  雖然二宮的話很有道理,但想起之前櫻井說這話時的確有些生氣的樣子,讓他只能往壞的方向想,「可是小翔之前的表情真的是生氣了啊…如果因為這件事而破壞我們之間的友情那怎麼辦?」
  
  「友情?你們從頭到尾也沒有友情吧?」二宮在心裡暗忖他們之間的是愛情吧?明明是喜歡對方卻只有他們不知道,真是替櫻井感到可憐。
  
  聞言相葉沉默片刻,似乎在咀嚼二宮的話,越想他便越頭痛,他癱軟在柔軟的地毯上,「啊——很煩耶!」
  
  二宮忍不住打了吵吵鬧鬧的相葉的腦袋一下,「笨蛋你很吵!如果在意的話直接問他不就好了?」
  
  相葉用那雙水汪汪的眼眸裝可憐的望著對方,扯住二宮的衣袖哀求「那不如NINO你幫我問小翔吧?我不敢問他啦~」
  
  一臉嫌麻煩的表情,二宮不假思索便拒絕相葉的提議,他狠狠地甩開相葉扯住自己的手,「我才不要!又不關我的事。」
  
  「好嘛~我害怕喔…」即使他的手被二宮甩掉,相葉依然死心不息地重新扯住他的衣袖,當然這次也是被二宮毫不留情地甩開。
  
  二宮心意己決,一點猶豫的餘地也沒有,「總之我不會答應,你再說也只是浪費口水罷了。」
  
  「嘖,NINO你個自私鬼!」不忿的看著二宮,相葉打算實施激將法讓二宮回心轉意。
  
  看穿了相葉的激將法,二宮無動於衷的掏了掏耳朵,慵懶的趴在地毯上繼續玩電動,「隨你喜歡怎樣說。」
  
  「怎麼這樣…」相葉頓時束手無策,瞄了牆上的時鐘一眼,他一個激靈的起身,「糟了!工作!」
  
  將電動扔回包包,他抄起包包往大門走,不忘對二宮道別,「那NINO我先走囉!」
  
  目送相葉匆忙的背影,二宮終於放下一直不離手的電動,深感無奈的嘆息,「他們什麼時候才知道是喜歡對方啊?」
  
  
  
  
  
  工作結束後相葉一人到他平常喜歡去的餐廳,店員看到他後帶他到包箱裡,接著他被帶到一個坐了幾人的包廂,正當他疑惑的想店員難道要他與別人坐同一桌時,便和裡頭的人的目光對上了。
  
  「相葉醬?!」那人吃驚地睜大雙眸,嘴裡還有食物還沒咀嚼完,看來非常滑稽。
  
  「啊,真巧呢小翔,店員又以為我們是一起的。」被櫻井的樣子逗笑了,相葉這次沒有像之前那樣自來熟的加入他們,因為他知道櫻井不喜歡。
  
  「喔,原來是這樣。」總算咀嚼完嘴裡的食物,櫻井喝了口水道,心裡暗自竊喜著在工作之外的場合見到相葉。不過他的心情相當矛盾,因為他很想相葉加入他們,但又不想他只顧和他們談笑風生而忽視自己。
  
  「我不阻礙你們了,我去別桌坐。」末了相葉轉頭打算邁出包廂。
  
  「慢著相葉醬!」櫻井不知所措地叫住了欲離開的相葉,由於不想相葉就這樣離開,所以櫻井開腔挽留他,「那個…不如你和我們一起吃吧?」
  
  對於櫻井的話感到有些詫異,相葉不敢置信的反問:「欸?可以嗎?」
  
  「可以,反正你都來了。」
  
  「翔都這樣說了,相葉君你就坐下吧。」旁邊的其中一人也加入勸說相葉,他們可不介意相葉加入,人多才熱鬧嘛。
  
  聞言相葉沒有再說什麼,走到櫻井旁邊坐下,「那我就加入你們囉~」
  
  相葉本來也認識這些人,因此沒有介懷的和他們聊得興高采烈,加上喝酒後情緒高漲不少,高亢的談笑聲頓時在包廂裡不絕於耳,氣氛宛如炸開的鍋子般沸騰。
  
  「以前小翔將別人的丈夫錯認是父親,哈哈真是超級搞笑!」憶起這件事相葉笑得連連,那時候在旁邊的自己不禁為他捏一把冷汗。
  
  其他朋友們也不禁笑了,「翔你超厲害喔,那女生一定很生氣吧?」
  
  「是啊。」櫻井僅是冷淡的回應他們,不像他們般興高采烈,被他們取笑卻不為所動。


  相葉又再一次遺忘他的存在,和他的朋友們談得興致勃勃。
  
  見櫻井愁眉苦臉的,相葉以為他因為自己取笑他而不高興,他倒酒進櫻井的杯子裡,然後擠到他手裡,「小翔不要不高興嘛!一起喝!」
  
  相葉碰撞櫻井的的酒杯,笑盈盈地說著乾杯,櫻井望著臉頰有些紅的相葉,不經意散發出一股傻氣的感覺,積壓在心裡的不忿才漸漸消退,他無可奈何地勾起抹微笑,真的很難氣這個人。
  
  幾杯黃湯下肚,各人的思緒變得模糊,這次出奇地相葉沒有怎樣醉,思緒依然非常清醒,反而平常千杯不醉的櫻井卻醉得不輕,腳步浮浮沉沉的。
  
  和他們道別後相葉扛著沉重的櫻井送他回家,由於他們體重相約,所以相葉扛著櫻井時相當吃力,而櫻井又下意識把重量壓在他身上,以致送到櫻井回家時相葉已累得氣喘吁吁。他索性在櫻井家留宿一晚,因為他已沒有氣力回家了。
  
  擅自借用櫻井的浴室洗澡,再擅自拿他的衣服穿,其實他不算是不問自取,他的確有跟他說,只是他睡著罷了。躺在櫻井的床上看著他睡死的樣子,從側面看他的雙下巴更加明顯,相葉不由得失笑,咯咯的笑得不亦樂乎,接著伸手在對方的下巴撓了撓,那人只是嘴巴動了動,完全沒有醒來的跡象。
  
  「小翔你要努力減你的雙下巴囉。」即使櫻井聽不到,相葉依然損起他來,其他成員也很喜歡損他,這件事彷彿是日常生活的必定工作,不損不高興。
  
  櫻井現在的形象和幾年前時大相逕庭,那時候他還很叛逆,沒有現在溫和,猶如個老頭子般固執,非常有自己的原則,而且還穿著臍環,相當有反叛少年的感覺。最近幾年竟轉變成讓人眼前一亮的溫柔且值得依靠的成熟男人,經過歲月的磨損,櫻井已經不是之前的他了。
  
  有時候相葉會突然想念那個有些反叛的櫻井翔,不過他覺得儘管櫻井的外表改變了,卻依然存在那些許的反叛,只是被歲月埋藏起來而已。
  
  將腦袋靠在櫻井的胸前,相葉不禁被櫻井散發的安心氣息影響而賴在他身上,一陣規律的咚咚聲傳至他耳裡,宛如是一首催眠曲似的,使他不經不覺地陷入熟睡。
  
  
  
  
  櫻井不是被刺眼的晨曦弄醒,而是被外面斷斷續續的鋼琴聲吵醒,他滿腹疑惑的想這個時候會有誰在他家,打開門後一張熟悉的臉孔隨即映入眼簾。
  
  「啊,小翔你起來囉。」相葉微笑地看著他,眼角的褶子若隱若現。他坐在鋼琴椅上,手指在琴鍵上四處游走,彈著一些沒意義的音調。
  
  「嗯…相葉醬你怎會在我家?」揉著因宿醉而隱隱作痛的太陽穴,櫻井困惑地問,他依稀記得昨晚和朋友一起吃飯。
  
  一些單調的琴音為他們的話伴奏起來,相葉嘟著嘴抱怨著:「昨天你醉得不醒人事,我扛你回來的。」
  
  經他這樣一說,櫻井的記憶碎片漸漸拼湊起來,「我記起來了,昨晚你加入我們一起吃飯,然後我們一起喝醉。」
  
  「是只有你喝醉啦,小翔你平時的酒量不是很好嗎?昨晚怎會那麼容易醉?」
  
  櫻井也不知道他昨晚怎會那麼快便醉,他將手椅在三角琴上,「不知道啊,可能是老了?」
  
  「哈哈,果然是老了,還有幾個月你就奔三囉!」不放過損櫻井的機會,相葉笑得喜上眉梢。
  
  「你不也是快奔三,好不了我很多。」瞪了幸災樂禍的相葉一眼,櫻井敲了他的腦袋一下,笑得寵溺。
  
  「起碼我比你慢。」相葉自鳴得意的說著,「小翔你待會兒沒有工作吧?我們去吃早餐!」說起吃相葉的情緒不禁上揚幾分。
  
  「好,那我先去梳洗。」語畢走到浴室,留下相葉繼續胡亂地彈著鋼琴。
  
  櫻井注視鏡子裡發脹的臉,果然是老了不應該喝那麼多,在梳洗期間櫻井想著和相葉去吃早餐很像夫妻會做的事情,想到這裡他的心裡甜甜的,一股無形的狂喜湧上來,一直傻笑著。
  
  只要和喜歡的人一起,即使是多微不足道的事情已覺得很幸福。不過他還沒和相葉坦白,其實維持現狀未嘗不是件好事,他當然想邁出一步,可是他怕太著急會適得其反。
  
  跨出浴室後見到相葉依然坐在鋼琴前,似乎在摸索著彈一些簡單的曲子,專注而皺眉頭的表情讓櫻井牽起嘴角,他迎上前站在對方旁邊。
  
  「在彈什麼?難道是嵐的曲子?」
  
  相葉搖搖頭,故作神秘的沒有回答櫻井,他倏地伸手拉櫻井一起坐下,「小翔會彈很多曲子吧?教我彈給愛麗絲好嗎?」
  
  給愛麗絲這首曲幸好櫻井會彈,他向相葉的位置移近一點以致彼此肩碰肩,他先用單手慢慢地彈一小節給相葉聽一遍,然後要相葉彈給他聽。
  
  「欸…好像挺難的…」聽過櫻井彈一遍後,相葉才發覺沒有想像中般簡單,憑藉記憶他彈出幾個音調,不過好像和櫻井彈的有所出入。
  
  「慢慢來,不用急。」櫻井溫柔地道,相葉再試了一遍,這次的音調總算比上一次準確。
  
  櫻井將手蓋在相葉手上教他雙手一起彈,他們用了大概一小時練習,相葉己學會用雙手彈幾節,櫻井乘機握緊他的手,彈了這麼久相葉才意識到他和櫻井的手一直沒有放開。
  
  「Yeah!總算是學會了!」相葉掩飾心裡的害羞,望向旁邊的櫻井才發現他們的距離近得只要一動便會吻到對方的唇,他不敢亂動的凝視櫻井的雙眼,「小翔,我終於知道為什麼你會不喜歡我加入你和朋友一起吃飯。」
  
  繼續維持這樣不動,櫻井聽相葉繼續說下去,相葉續道:「昨晚你睡著時說了,你是嫉妒我只和他們說話,無視了你。」
  
  櫻井頓時炸紅了臉,害羞的無言以對,他想不到會被相葉聽到,那相葉說這件事是因為感到厭惡?
  
  「我可以理解為你喜歡我嗎?」笑得欣喜若狂,在櫻井的距離清楚地看到相葉笑彎的杏眼正凝視自己,心臟儼然要突然停止似的。「吶,可以嗎?」
  
  櫻井的喉嚨猶如有什麼東西卡住,他的聲音發不出來,是因為太過激動和太過衝擊。
  
  見櫻井遲遲不回答他,相葉的臉探前唇瓣在櫻井的停留片刻,一道天真無邪的笑容爬上臉龐,「你不回答那我當作你默認囉。」
  
  望著相葉笑得天真無邪的臉沐浴在金黃的陽光下,當下櫻井有種想污染他的衝動,他環緊相葉纖細的腰枝,用力地吻上相葉的唇,伸出舌頭與對方開始一場追逐戰,一陣曖昧的呻吟從相葉的嘴裡洩出。
  
  「嗯唔…」被吻得快喘不過氣來的相葉有些頭昏腦脹,宛如有一陣電流般遍佈全身,卻舒服得不能自拔。
  
  櫻井放開對方的唇,離開前還在他的唇舔了一下,眼見相葉雙眼濛上一層水氣,喘息的模樣刺激他的神經,櫻井覺得下半身好像有抬頭的跡象,他伸手進對方的衣服裡,卻被相葉及時阻止,「不是吃早餐嗎?我肚子很餓。」
  
  「吃不到早餐就吃午餐。」櫻井笑得狡猾,雙手又開始造次起來,惹來相葉更多的抱怨。
  
  「我不要啦,哈啊、你不要亂摸!」
  
  「我忍了這麼多年,我知道你會理解我~而且是你先誘惑我!」
  
  「嗚…我沒有、我不要,我想吃東西啊!」
  

  
   這一步,我們終於成功踏出,想不到是這麼簡單。
  
  
  
  
                              END
  
  
  
  出處:秘密嵐110623


 

Posted by Lazy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引用(0) 人氣()


open trackbacks list Trackbacks (0)

留言列表 (3)

Post Comment
  • 瓢蟲
  • 你好~我是從鮮網連來的
    好甜喔這文!!!
    秘嵐終於有一集櫻相(來賓真是太多餘了)
    拍貼時還手牽手!!
    阿翔原來在意的是被自己冷落XDD
    不過最後還是如願以償把雅紀給吃了

    還有我會期待新文的!!
  • 感謝飄蟲看文!
    看到秘密嵐時SHO說起這件事
    讓我覺得他是嫉妒XDD
    新文的話應該在這幾個月內更新吧

    Lazy replied in 2011/07/09 23:57

  • 阿物物
  • 這篇特別寫實XDDD

    NINO畫龍點睛的效果
    加油^^
  • 經常覺得NINO有點醒別人的作用XDD
    沒辦法因為他聰明^^
    其實小大也有這樣的作用~
    謝謝阿物物看文啊!

    Lazy replied in 2011/07/14 22:33

  • 阿物物
  • 恩恩!
    只是二宮是實際路線
    小大是哲學路線
    他好聰明沒錯!!

You haven’t logged in yet, please use guest status to leave message. You can also log in with above service account and leave message

other options